記者親歷手機扣費亂象,連續遭遇三大“坑”:被“低消”、係統亂、投訴難

上海新闻网

2020-01-24

記者親歷手機扣費亂象,連續遭遇三大“坑”:被“低消”、係統亂、投訴難

  在教育部于广州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,教育部基础教育司司长吕玉刚介绍,专项治理行动启动后,各地开展了全面摸排。

記者親歷手機扣費亂象,連續遭遇三大“坑”:被“低消”、係統亂、投訴難

  新華社呼和浩特11月26日電 題:記者親歷手機扣費亂象,連續遭遇三大“坑”:被“低消”、係統亂、投訴難  新華社“中國網事”記者鄒儉樸  舊號碼莫名其妙被“低消”近一年,新號碼尚未使用就被迫數次交費。歷時一個月,溝通十余次,不但投訴無果,交費記錄離奇“失蹤”……若非記者親身經歷,很難想象在呼和浩特地區,中國聯通合作營業廳的手機扣費亂象如此驚人。“中國網事”記者調查發現,合作營業廳“低消”等貓膩行為絕非個案,消費者在維權過程中極易接連掉“坑”。  被“低消”吞費沒商量  由于工作需要,記者在三大電信運營商處均辦理了手機號,但並不常用的聯通卡卻耗費最多,平均每月産生200多元話費。

10月26日,記者來到中國聯通呼和浩特中山東路營業廳,準備換個套餐,降低話費花銷,結果一下查出個“秘密”。

  記者查詢發現,原本每月固定套餐為166元的聯通手機號碼,除了記者同意辦理的聯通小秘書和酷狗音樂包合計12元之外,從今年1月起,被人在後臺將最低消費額調整至每月215元。

這就意味著,即使此號碼一直不用,每月也必須扣掉215元錢的話費。  “這種‘低消’確實太坑人了。”營業廳的工作人員私下説,該“低消”極有可能為合作營業廳私自辦理,且他們已經遇到不少出現類似情況的消費者。在工作人員的建議下,記者撥打客服電話進行投訴。  11月24日,一位劉姓工作人員給記者回了電話。她表示,據計算,今年前10月,記者因“低消”共被多扣了37元話費。對于這樣的説法,記者立即進行了質疑。隨後,她馬上改口稱:“先前解釋錯了,是一個月37元,總數為370元錢。”  “我們接到這方面的投訴確實挺多。”也有回訪客服向記者坦言,他們認為始作俑者多為合作營業廳。  為何在消費者不知情的情況下,會出現被上調話費套餐最低消費檔次的情況?合作營業廳這樣做的原因為何?面對這些記者關心的問題,聯通回訪人員卻並未作答。  辦個新卡又被“坑”  上述營業廳的工作人員表示,即便取消了“低消”業務,目前記者的手機卡也無法立即變更為較為劃算的幾個新套餐,“只有辦個新號才能解決這個問題。”  考慮到之前客服人員承諾退還的“370元多扣費用”不知何時能夠到賬,為了盡快使用聯通號碼,記者決定先辦張新卡“重新開始”,再慢慢解決先前號碼存在的問題。  在工作人員推薦下,記者交了100元話費,辦了一張據説可以使用“無限流量”的新卡。“這張卡下月起就能使用了。”這位工作人員説。  為了與舊卡做個“了斷”,結清欠費,10月27日記者根據欠費提示短信,通過3家網店向舊卡存入230元話費。然後以喜悅的心情等待“無限流量”時代的到來。然而直至11月3日,新卡也未能開通。  幾經周折,記者通過客服找到了當初辦卡的工作人員。該工作人員稱:“新卡不能開通可能與舊卡依舊欠費有關。”但令人費解的是,此時記者手中那張被“低消”疑團纏身的舊卡能夠正常使用,且未收到任何欠費通知。  “舊卡剛剛交了230元話費,怎麼又欠費了?”對于記者的疑惑,多名客服人員表示,係統中並未查到記者10月27日的交費記錄。但3家充值網店的客服,卻均給記者截圖證實話費已充入賬戶。對此,有聯通工作人員認為“可能是係統原因造成的。”  幾經交涉,給記者辦新卡的工作人員開始變得不耐煩。她表示,記者若對新卡不滿意的話,可以馬上退掉。但新卡已經生效,之前為購買新卡支付的100元話費無法退還。  由于不忍讓100元錢開通的新卡“打水漂”,無奈之下,記者于11月4日開始向新卡充值。

直至充入250元話費後,新卡才終于有了動靜。

  從發現被“低消”疑團開始,一周左右的時間,記者已充入580元話費,而十個月來因被“低消”導致的多扣費卻分文未退。

11月5日,記者尚無暇使用的“無限流量”新卡再次收到“溫馨提示”:“您的可用額度已不足50元,請盡快續費。

”  維權之路坎坷多  從發現被“低消”起,記者就踏上了維權的漫漫徵程。

10月27日,一名自稱為“聯通工作人員”的女性打來電話,她承諾將盡快退回因“低消”産生的額外費用,卻一直沒有兌現。

  近一個月來,記者與聯通公司工作人員溝通了十余次,問題也未能得到解決。

聯通客服的工作人員表示,記者反映的問題,無法通過同一部門解決,建議記者分開去找。

  記者表示,前期一直被當成“皮球”踢來踢去,沒有精力再耗下去,能否幫忙反映情況,一次性處理,但卻總是得到否定的回答。

  “實在不給解決,可以投訴到中國聯通總部。

”在一位聯通工作人員的“指點”下,11月24日,記者撥通了中國聯通總部的投訴電話,總部客服人員當場將電話轉至聯通內蒙古分公司,內蒙古分公司最終又將投訴轉回呼和浩特分公司。

  “您的訴求是什麼?”電話那頭,客服人員甜美的聲音再次響起。

繞了一圈,事情似乎回到了原點。